电荒是没有电力市场的必然结果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9日
       传智行社经院研究员刘智 夏季用电高峰已经过去, 但8月底南方电网报告称, 全网电力缺口达15%, 广西电力缺口和贵州省甚至分别接近40%和35%, 进入供电红色预警状态。北方煤炭大省山西也传出电厂煤炭库存不足, 出现大规模非计划停产。 13家电厂上交信函, 反映经营困难。煤电头顶多头局面再度上演。电力公司声称对煤炭公司征收暴利税;煤炭企业反击:“即使煤价不涨, 电力企业也会因为财务问题而赔钱。”来来去去。但今年的电力短缺是自2004年以来最严重的, 而且还在挥之不去。为什么?问五大发电群:火电是损耗吗?关于电力短缺, 最普遍的说法是煤价上涨导致火电企业亏损, 无法发电或减少发电量。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行业统计调查显示, 1-7月, 华能、大唐、华电、国电、中电投5大发电集团公司电力业务共亏损7.46亿元, 比上年增加82.7亿元。火电业务亏损180.9亿元, 同比增加113亿元。
        4-7月, 火电业务分别亏损17.1亿元、16.9亿元、29.0亿元和28.5亿元, 月度亏损扩大。可以看出, 1-6月, 5大发电集团火电亏损152.4亿元;但1-6月火电生产企业实现盈利总金额为87亿元。即除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外, 火电企业的利润为239.4亿元。可以看出, 5大发电集团的火电亏损是电力业务的亏损, 但火电行业和电力行业整体不亏本, 都有盈利。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《报告》统计分析, 2003年以来, 我国煤炭价格持续上涨。秦皇岛和山西优混5500大卡煤的代表价从2003年底的275元/吨大幅上涨至2011年6月的840元/吨, 累计涨幅超过200%, 而销售价格增幅不到 40%。火力发电的原材料煤炭价格继续上涨, 电价上涨相对缓慢。确实如此。
       但在火电行业整体盈利能力的前提下, 可以推断, 在煤价不那么高的情况下, 火电的盈利能力并不算太高。已经?有一个有趣的现象。近年来, 5大发电央企火电(甚至发电业务)持续亏损,

但装机容量增长迅速。例如, 大唐集团2009年装机容量突破1亿千瓦大关, 成为全球1亿千瓦超大型发电企业。七年来, 累计投产新机组7086.35万千瓦, 创造了业界公认的“大唐速度”。截至2010年底, 大唐集团装机容量10589.59万千瓦, 比成立时的2384.75万千瓦增长3.44倍。国家电监会报告显示, 2010年火电行业装机容量增长8.53%, 这与水电装机容量的增加(8.72%)相当, 这被认为是巨大的利润。疯狂投资建设带来的资金压力和风险是显而易见的。 1-6月, 电力行业利息支出766亿元, 超过同期电力行业实现的利润总额。
       企业财务负担持续加重, 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。五大发电集团火电装机容量占比超过80%。为什么火电赔钱,

却继续建火电?为什么其他发电企业盈利, 而五大发电集团却在火电和整体发电业务上亏损?投资多元化, 还能保证输出发电吗?限于篇幅, 我就不讨论了, 但这些都是需要问的问题。追问缺电真相:是“计划电市煤”吗? “市场煤、计划电”的说法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, 但概括我国煤电行业的现状并不准确。这种说法过于粗暴, 忽略了对煤电行业的深入了解, 在一定程度上掩盖或歪曲了缺电背后的真相。我们先来看看“规划用电”的问题。在取消电力部、成立国家电力公司之前, 应该说我国的电力工业是搞计划经济的。之后, 特别是2002年电改和电厂与电网分离后, 不能称为“计划发电”, 因为政府对每个发电企业的发电量没有硬性要求。如果真的是“计划用电”, 也就是政府要求每家发电公司发多少电, 或许目前的缺电可能不会上演。但不是计划是市场吗?电改以来, 几乎所有电厂都被国有企业占据, 非国有企业占不到5%, 而五家央企的装机容量几乎占到了全国的半壁江山。即便不谈国企业主的缺失, 至少可以说, 我国目前的发电市场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。 “市场煤炭”一词同样有问题。首先, 煤炭市场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正常市场。目前煤炭市场基本由中央或地方大型国有煤炭企业主导, 尤其是近几年所谓“国进民退”煤炭改革后, 如山西5大煤炭企业占山西煤炭产量的一半以上。而在煤炭改革中, 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, 如何操纵煤炭行业, 更是一目了然。除了直接干预煤炭行业组织外, 政府也非常关注煤炭价格。今年4月, 国家发改委约谈主要煤炭企业, 要求保持价格稳定。动力煤市场离“市场”更远。 2008年6月19日起, 国家发改委对动力煤市场进行直接价格干预, 设立最高限价。多个煤炭订货会受国家发改委限价政策约束。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的强强联合, 导致动力煤合同履约率低、动力煤短缺。不仅如此, 煤炭的市场供应并非完全以价格为导向。比如煤炭在省外交易时, 地方政府控制力很强, 人为分割市场, 限制省外, 以保证地方利益。 “计划电”没有计划, “市场煤”还不够其背后的现实是一样的, 就是改革形成的格局是国有企业寡头垄断, 政府控制。其中, 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之间、火电企业与交通运输企业之间、发电企业与电网企业之间、企业与政府之间、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存在诸多矛盾。缺电就是这些错综复杂的矛盾的体现, 是刚性的、不合理的。涨价难解决电荒, 市场化是唯一出路。目前, 我国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由政府直接制定。 “固定用电”或“调节用电”更能体现2002年的电改已形成以电价调控为特征的电力行业。
       电价调控人为扭曲资源配置, 是造成电力短缺的直接原因。例如, 山西大部分火电厂买不起或买不到本省的煤炭, 甚至不惜从内蒙古购买劣质煤, 导致设备利用率严重不足。因为, 山西火电的上网电价长期以来一直是最低的。又如贵州南方煤炭资源丰富, 但上网电价相对较低。因此, 大量的煤炭销往邻近省份, 而本省的电厂不用煤也能发电。电改形成了电力行业的利益主体——有利益激励的电力公司(包括发电公司和电网公司),

但没有定价权。电改基本没有形成电力供需挂钩的市场。用电者只是电力商品的被动接受者, 一般有选择卖家和认购电力的自由和可能性。企业没有定价权, 电价由政府制定, 那么电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价格, 而是利益划分的分界点。请注意, 没有市场, 就没有价格。所谓价格机制, 就是通过价格来调节供求关系, 达到市场均衡, 这是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原理之一。因此, 电力短缺的最根本原因是没有市场, 也没有价格机制来调整供需关系。提高电价只能在短时间内缓解电力企业的资金压力, 最多可以多提供一些电力, 但这种供应的增加仍然与需求无关。在今年的电荒中, 有分析认为经济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电力供应的增速。这不就说明了电力供需脱节、电力市场不足的问题吗?在没有电力市场的情况下, 任何调整电价的方式, 包括煤电价格联动, 对于解决电力短缺问题都是徒劳的,

甚至适得其反。解决电力短缺问题, 除了电力市场化改革, 还有什么出路吗?